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半阙长歌

首页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超感应假说 前夫高能 我是阴阳人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我敷衍驱鬼好些年 特别调查组[刑侦] 天命新娘 墓探 枭起青壤 惊悚夜话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半阙长歌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全文阅读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txt下载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第629章 番外 掌心的宝贝(智娴VS黎曜)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西南边陲小镇云岭镇上,两年前开了一家炸酱面馆。

这家炸酱面馆没有字号,但味道正宗,食材用料讲究,面是现揉的,酱料也是每天早上女老板现炒的,吸引了不少来客。

而且这家炸酱面馆每天只卖早上,吃面的队伍虽不至于排起长龙,但一般过了早上11点左右也就没了。

老板将固定份量的面团弄好卖完也就收了摊,两口子带着只大金毛,四处溜达,那闲适自得的生活状态,哪里像是生意人,反而像是前来旅游的游客一般。

近两年周边游、乡村游兴起,云岭镇的旅游业也迅速发展起来。

游客多了,乡里乡亲们的荷包也跟着鼓了起来,但这炸酱面馆家的两口子,对这热腾腾的生意视而不见,哪怕有再多的游人慕名前来,也雷打不动,卖完那团面就收摊。

因为如此,镇上甚至出现了好几家“炸酱面馆”,专做“捡漏”的事情,招揽了不少游客,俨然就是跟风蹭热度的。

这两口子也不恼,就那一团面,卖完收摊,不去生气人家冒用他家招牌,也不眼红别人挣了钱,那无字号的招牌依旧硬邦邦、响当当的。

不过这家两口子也的确不需要什么“字号”,他们的脸就是最好的招牌,别人想模仿都模仿不来。

炸酱面好吃就算了,两口子男俊女俏,长得那不是一般的好看,就连养的那只大金毛,毛色都要比别人家的更加油光水滑,大尾巴跟旗帜似的摇着,别提多漂亮了。

这两人一狗,愣是将柴米油盐的生活过成了陶渊明似的悠然山野时光,令镇上的众人羡慕不已。

这天下午两点,镇上的人发现了一件稀奇事。

原本每天早就收摊的两口子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出门玩,反而是开着店门,而且还在揉面做酱!

这是天上要下红雨了?还是这家两口子终于想通了要抓住时机挣钱?这是打算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以后全天都卖面了吗?

但如果是为了挣钱的话,为什么店门口还要竖起打烊的牌子?

众人心中疑惑不已,有人按捺不住上去问,也有人循着香气上门买面吃,却通通被老板拒绝了。

不卖。

老板的回复就两个字。

男老板面无表情的时候,别说,还有那么一点凶,身上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和威压。

在他把打烊的牌子直接用记号笔刷刷写上“不卖”两个字后,再也没有人敢上前问,只是旁边的几个商铺却都盯着面馆里的动静,寻思着这两口子到底在做什么。

大约十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炸酱面馆门口。

一直盯着这边动静的商铺店主们立即齐刷刷朝面馆看去,就见一个腿长个高、气质出众的男人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然后绕到了车的另一侧。

大部分店家被路虎车高大的车身挡住了视线,只有和面馆在同一侧的商铺店主们看到了车子靠面馆那一侧发生了什么。

只见男人绕到后车门旁,将车门打开,然后一个穿着红白拼色运动套装、戴着墨镜的女人从车上跳了下来,冲男人说了句什么之后就开心的跑进了店里,一边跑一边喊:“老板,吃面!”

女人个头较高,快一米七的样子,即便是运动装,也能看得身材姣好,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不过看那气质,也非普通人能比。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琢磨着,这肯定是城里特意赶来吃面的游客,不过开路虎又怎么样?一会儿还不是会被灰溜溜的赶出来?

谁知道,预料中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有人好奇地探头过去看,没想到那女的竟然真的坐在了桌子前,拿了筷子,而炸酱面馆的女老板笑得嘴都合不拢,正在给她下面条!

众人惊疑,难道说这面条就是为这个女人准备的?

宋臻扫了眼玻璃门外偷看的镇上居民,随后锁了车,抬步朝坐在桌子旁的季茜走过去,见她坐在凳子上脚前后晃荡,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么大个人了,还跟着孩子似的,出来一趟都兴奋成什么样了?

他也不着急在她旁边坐下,反而朝正在下面的韩智娴问道:“有热水吗?”

“有!喏,那有饮水机!”韩智娴扭头用下巴冲饮水机的方向指了指。

宋臻刚要起身,在旁边准备酱料的黎曜就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止住了宋臻的动作,“我给你们拿过来。”

“你这么客气干什么,他俩又不是外人。”韩智娴嗔道,一边说着一边熟稔地捞面。

黎曜望向她,眼里全是宠溺的无奈,“宋臻不喝茶,大热天的你叫他们喝饮水机里的冷水冲热水?我早烧好放一边凉好了,热的也有,灌保温瓶里的。”

韩智娴立即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好吧……”

这男人越来越细心了,什么都考虑好了,真是……

她脸有些红,不知道是在灶台边忙活的原因还是其他,然后立即埋头放酱料去了。

黎曜把水给宋臻和季茜倒好之后,见她要把面条端过来,立即出声制止,然后大步走过去抢了端碗的活计。

季茜瞧见这一幕,不禁用手肘捅了捅宋臻,眉飞色舞的朝他递眼神。

宋臻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忍不住笑道:“怎么越活越像个孩子?”

季茜皱眉,轻哼道:“痛……”

宋臻这才放了手,季茜立即小声朝他讲道:“我好高兴!”

为韩智娴高兴!

话音刚落,黎曜就把面条端了上来,紧接着韩智娴就坐在了季茜对面。

“快尝尝我的手艺,你这个大明星、大忙人,念叨了两年,终于肯屈尊来我这里了。”

“不想吃了,我好饱哦。”季茜假装听不懂她话音里的嗔怪,摇头道。

“什么!”韩智娴的声音立即变得尖锐,“我准备了那么久,你居然说不想吃!嗯?还饱了,知道要来吃面你还敢把肚子填饱,你太过分了!”

“谁说的,我饿了整整一天,中午饭都没吃。”季茜表示冤枉。

“那你怎么说饱了?”韩智娴偏头盯着她,大有她只要敢说出不中听的话,她就要她好看的意思。

“那是因为……”季茜故意拖着嗓音,眼珠子转了转,目光在韩智娴和黎曜之间徘徊,一脸姨母笑,然后说道,“我吃狗粮吃饱了啊!啧啧,好饱啊!”

说着她还夸张地摸了摸肚子。

“我打你!”韩智娴立即伸手朝她拍去。

季茜连忙往后仰,身体被宋臻扶住,她索性抓住了自家老公的胳膊稳住身形,然后朝黎曜喊道:“黎曜,你不管管你老婆吗?店家怎么能打客人呢?”

黎曜在协助警方解散和整肃了“娥”的势力之后,重新拥有了“明曜”的身份,不管是黎曜还是明曜,和韩智娴在法律层面都不存在任何亲缘关系,所在韩智娴在找到他后,两个人苦尽甘来,看清了彼此的心意,索性领证成为了法律认可的夫妻。

在结婚这件事上,黎曜没有韩智娴坚定,反而是韩智娴更加主动和果决。

最终,两人修成正果。

不过两人都很低调,没有举行盛大的婚礼,甚至对外界都一直隐瞒结婚的事实,还是上次韩智娴和季茜打电话被季茜套话说漏了嘴,季茜这才知道两人证都领了快一年半了!

这不,说什么季茜都要挤时间来瞧瞧这两人。

这也是韩智娴脸红的原因,除了羞涩,还有心虚。

果然,一听到季茜谈及“老婆”两个字,她脸上刚消退的红霞又涌了上来,染得那张脸白里透红、红润无比。

黎曜伸手拉住了站起来想要去撕季茜嘴巴的韩智娴,笑道:“老婆,你吃了他俩那么多狗粮,咱们今天给他俩还回去,这叫礼尚往来,嗯?”

“你……”韩智娴偏头望向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刚一转头,脸颊就一热,随后就见黎曜望着她笑。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季茜一边拿着筷子,一边感慨道。

但筷子还没插进碗里,宋臻就将他拌好的面碗推倒了她面前,然后把她面前的碗换了过去。

“快吃。”宋臻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落到季茜耳底。

季茜心里顿时就平衡了,忍不住表白,“小宋哥哥,我最爱你了!”

哼唧,撒狗粮谁不会啊!

然后她高兴地埋头开始吃面,心情那叫一个美啊。

不得不说,韩智娴做的炸酱面那叫一绝,比当年在《萌宠驾到》栏目组的时候手艺更好了,季茜和宋臻一人一碗,吃得那叫个津津有味。

不过吃着吃着,季茜突然觉得有些犯恶心,眉头轻蹙,她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刚才山路颠簸晕车了?

“怎么了?”时刻注意着她反应的韩智娴立即问道,生怕自己做得不好吃。

虽然被镇上的人认可,手艺被大家赞不绝口,但真正到了季茜这里,她还是有几分担心,怕不合好朋友的胃口。

“没事,”季茜真心觉得好吃,也怕自己的反应给韩智娴造成错误信息,想了想转了话题,“对了,你们家香梨呢?”

她还想和香梨玩一下呢。

果然,她一提香梨,韩智娴就打开了话匣子,“那家伙太闹腾,尾巴呼扇呼扇的,这不,做吃的时候都把它关后院里,怕它尾巴上的毛掉到面里,而且这前面也基本上不让它来,毕竟是做饮食的。”

季茜点了点头,金毛虽然掉毛不怎么厉害,但也还是掉的。韩智娴他们开的是面馆,要是真掉毛进去了,到时候可就砸招牌了。

“那我得快点吃完去和它玩!”季茜笑着说,然后继续埋头吃面,只是刚刚吃了两口,胃里就一阵翻涌。

“呕!”这次她实在没忍住,一下子偏头就干呕起来。

宋臻惊得立即放下筷子,连忙抚着她的背,“怎么了这是?”

他面上有些担心,一边说着一边把刚才倒好的温开水给她递了过去。

韩智娴也凑了过来,赶紧给她把垃圾桶递过去,一脸担忧。

黎曜虽然没说话,但也蹙起眉头,紧盯着她。

季茜就着宋臻的手喝了点儿热水,把恶心的感觉给压了下去,缓了一会儿之后扯起唇角,“没事,估计是山道太弯了有点儿晕车,你们别都围着我。”

这全部盯着她看,她都不好意思了。

见她面色也缓了过来,韩智娴舒了口气,连忙端起那碗面闻了闻,有些疑惑,“我今天才弄的酱啊,难道是因为我加了这边当地的一味调料,你吃不来?”

季茜也疑惑的摇了摇头,倒是宋臻,在旁边拧起眉头,然后朝韩智娴问道:“哪有药店?”

“药店?出门左手边第四家就是。”韩智娴立即应道,随后问,“你买什么?”

“晕车药。”宋臻说着,然后扶起季茜坐好,就走了出去。

黎曜看着宋臻的背影,若有所思。

韩智娴不禁嘀咕:“晕车药不都是在坐车前吃吗?而且我记得你不晕车的啊?”

这么一说,季茜也觉得奇怪。

不一会儿宋臻就回来了,韩智娴被黎曜叫着收拾锅灶去了,宋臻见两人背对着他们,正好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季茜。

季茜打开,看到盒子上“验孕棒”三个字后,讶异的抬头看向宋臻。

随后她叹了口气,迟疑地朝宋臻问道:“不会又是‘诈和’吧?”

宋臻之所以大热天的给她要了热水,就是因为这几天她小肚子一直有些不太舒服,但大姨妈却迟迟没来。

她一直觉得是拍戏太累导致经期推迟,毕竟这一年发生过两次经期推迟的情况,起初两个人都以为是怀孕了,结果都是“诈和”,再加上她宫寒,所以这次不舒服,季茜也没太在意。

也正因为这两年拍戏节奏太快,她身体状况有些不太好,宋臻特意请了年假,强制性地带她出来到处走走,陪她一起来看韩智娴,权当散心和调节。

没办法,谁叫她加冕影后的桂冠了呢?

“不能大意。”宋臻捏了捏她腮帮,“我倒是希望这次中了,好歹让你歇一歇。”

季茜吐了吐舌头,“累的还在后头呢!”

“那我伺候你。”

季茜抿着唇,一双漂亮的杏眼含笑望着他,满是深情,随后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那我去看看。”

说着她起身冲韩智娴喊道:“智娴,你家卫生间在哪儿?”

“往前,右手边,怎么,你好点儿没?我再给你煮点儿素面?”韩智娴扭头冲她讲道。

“素面?还是算了,刚才那一碗其实我吃了大半了,不饿。”季茜说着摆摆手,就朝洗手间去了。

韩智娴还想再说什么,季茜已经没影了。

“她没什么事吧?”韩智娴有些担忧。

“没事,宋臻都买药了。”黎曜回道,然后接过她手里的碗放在水槽里开着水龙头下冲洗。

韩智娴翘着嘴巴,“你又不让我动手,干嘛拉着我和你过来洗碗?”

黎曜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反问:“被撒狗粮了,不得撒回去?”

韩智娴立即摇头挣脱,控诉道:“你手湿的!”

黎曜立即放开手,就在韩智娴以为他放过自己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手背一翻,贴在了她脸上,顿时他手背上的水珠就全部沾到了她的脸蛋上。

“黎曜!”

韩智娴生气,不想在和他待在一起,刚准备往宋臻那边走,却被黎曜一把拽住,“陪我。”

她刚想开口拒绝,黎曜就道:“不准走,不然……”

接触到他威胁的眼神,韩智娴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脚就跟粘了强力胶似的,再也迈不开步子。

这个男人骨子里还是极其霸道的,她可不想惹恼了他,然后自己吃亏。

“哼!”

她终究没动,但却鼓着腮帮,跟一只松鼠似的瞪着他。

男人扫了她一眼,继续洗碗,唇角勾了勾,心情颇好,只是余光扫到宋臻,眸子里流转出暗色。

等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季茜出来,他意识到什么,终于舍得放下手头都被冲了好几道的碗,然后抬步朝宋臻走去,开口道:“电话里听说你们挺忙,一会儿就回去吗?”

韩智娴跟在他身后,听到他这逐客令一般的话,立即急了,“说什么呢黎曜,季茜他们好不容易来!而且季茜都和我说好了,咱们还得带他们一起去山上看看风景呢!”

“急什么?是宋臻临时有事,我这不在问吗?”黎曜将她揽入怀里,目光却朝宋臻看去。

事实上,宋臻先前在电话里就问过路,压根没和黎曜提过任何忙着回去的事,可两个男人都是人精,宋臻几乎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黎曜担心的是什么,这也和他先前故意说自己去买“晕车药”的担心是一样的。

毕竟,在韩智娴面前提及怀孕的事情太过残忍。

于是,他立即配合黎曜说道:“对,单位还有急事,本来说是休假陪季茜散心的,但得赶回去。”

“什么嘛。”韩智娴不高兴了,“季茜好不容易推了通告,你俩千里迢迢的这么赶来,明明说好咱们两家去露营的,结果你……太没意思了。”

正说着,季茜就从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来,韩智娴瞅见,立即第一时间朝她跑过去。

“你家老宋怎么回事!刚来就要走!你这个影后好不容易排到档期,他就是这么陪你休假的,嗯?”

谁知道她七嘴八舌的说了半天,季茜却跟游魂似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喂,你怎么回事?”韩智娴忍不住伸手去推她的胳膊。

就在她手快碰到季茜的时候,宋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季茜旁边,伸手将季茜一揽往后一带,令她错开身子避开了韩智娴的手。

韩智娴的手停在半空中,觉得这两口子有些奇怪,她的眼神立即往下瞅去。

季茜被宋臻一拉,反应过来,然后触及到韩智娴的眼神,下意识的将手往后藏去。

但她藏得晚了,韩智娴眼尖的瞅见了一根棒状的东西,联系到季茜的干呕和宋臻刚才将季茜护住的动作,这一刻思维无比敏捷,立即伸手指着季茜,“你、你怀孕了!”

季茜愕然抬眼,但那脸上的反应无疑证实了韩智娴的话!

韩智娴脸上的表情从恍然到震惊再到狂喜,最终忍不住想要抓住季茜的肩头,但意识到什么又迅速收了手,然后无比兴奋揪住旁边的黎曜蹦跳起来,开心的讲道:“太好了!我要当干妈啦!我要当干妈了!”

“真的吗?”到这一刻,反而是宋臻不太真实。

他刚才护着季茜,只是看她反应呆愣,心里有所猜测,可真等到韩智娴点破的这一刻,他却不太敢相信。

他是要……当爸爸了吗?

季茜眼见瞒不下去,只好嗯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

宋臻立即想要伸手把她抱进怀里,但他和韩智娴一样手抬到一半就缩了回去,因为现在的季茜可是个孕妇啊!

在场唯有黎曜阴着张脸,不太高兴。

虽然韩智娴这个小女人这一刻高兴的嚷着自己要当干妈了,但他更担心的她钻牛角尖,孩子对于他们而言,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不仅仅是当年韩智娴先后切除了两侧输卵管,选择放弃了做母亲的权利,更和他们之间那层不愿意提起的关系有关。

既然季茜怀孕的事实已经被捅破,宋臻也不用再撒谎,只是两人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还是离开了,因为宋臻和季茜都毫无经验,而季茜最近劳累过度、身体不太好,所以两人决定开车赶到最近的省会城市,然后第二天早上去省医做个检查。

韩智娴想要挽留他们两人,但想到季茜肚子里的干儿子干女儿,只好忍住了。再想到等季茜怀孕了,季家肯定不允许她再接通告,到时候胎相稳了,季茜有的是时间,她也可以上门去看她。

这天,季茜非常遗憾,因为她都没能和香梨怎么亲密相处,也没能去露营,不过肚子里的小惊喜,弥补了所有的遗憾。

在结婚那年的五一,她就梦想着两人能有一个孩子,而现在,这个孩子来临了。

摸着肚子,她还是很难相信,“宋臻,这次不会又是‘诈和’吧?万一那验孕棒坏了怎么办?我看网上说,验孕棒也有不准的时候。”

宋臻开着车,抬眸扫了眼坐在后座上的她,心情同样有些复杂。

季茜瞧着他的神色,不禁伸手扒着前排的座椅靠背,探出身子,“哎,老宋同志,你不会是开心到傻掉了吧?”

“坐好。”

季茜立即皱眉,扁起嘴巴,“你凶我。”

“不是凶你,是让你注意肚子,万一是真的呢?”

宋臻不懂女人怀孕应该怎么样,但第一次当父亲,难免紧张,在他印象里,贺连军的老婆怀孕的时候,贺连军差点儿没把老婆给供起来,以至于给他一个印象,孕妇都很娇贵。

“好啊,你就只在意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嗯?”季茜故意说道。

“吃醋了?”

“嗯啊,酸死我了。”季茜特意吐了吐舌头。

宋臻抬眸扫了她一眼,看她一脸的嬉皮笑脸,知道她又是闲不住打趣他。

两人一路闲扯着,倒也好打发时间。

只是两人心里揣着事情,说话归说话,难免紧张和担心。

聊了许久,季茜累了,索性靠在椅背上是睡了过去。

宋臻开着车,瞅着她睡过去了,就把冷气调得小了些。

“诈和”又怎么样?她还是他老婆。

对于孩子,宋臻虽然也期待、盼望过,但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季茜。无论如何,她永远都是他最珍惜、最重要的人。

*

当晚,收到季茜和宋臻平安抵达省会消息的韩智娴挂了电话之后,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远处的星空,不禁陷入沉思。

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逐渐变成了心里的痛。

当初切除输卵管的时候有多决然,到这一刻就有多后悔。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后悔的这一天。

那时候,她和黎曜无非就是交易关系,她赤条条一个人,不愿和这个世界有任何牵扯,所以干脆果断的自绝后路,却不曾想兜兜转转,竟然……动了心。

“嘎吱”一声,后院的门打开来。

韩智娴的目光落了下去,然后就看到黎曜牵着香梨走了进来。

往常都是两个人一块儿去遛狗,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想去,总觉得有些提不起精神。

不一会儿,就听到蹬蹬蹬的声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香梨就朝她扑了过来。

只是就在它快扑到的时候,就被脖子上的伸缩牵引绳拉住了,黎曜将它牢牢拉住,甚至还在收绳子。

“吼!”香梨十分不满。

大金毛长大后,叫声听上去就像是吼叫一样,但黎曜大掌往它头上一压,它立即老实了。

“去睡觉,今天妈妈不舒服。”

“嗷呜……”香梨哼了一声,但被黎曜眼神一扫,即便被黎曜解开了牵引绳,却只能夹着尾巴朝自己的笼子走去。

不得不说,“爸爸”的话还是非常有威严的。

将香梨打发之后,黎曜朝韩智娴走过去,刚准备伸手抱她,谁知道韩智娴却闪身避开了,“热,我洗澡去睡了。”

黎曜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两眼,最后跟了上去。

韩智娴刚准备关浴室的门,没想到黎曜就跟了进来。

她诧然抬眸,正准备把人轰出去,谁知道黎曜就已经霸道地关上了门。

……

洗完澡后,黎曜取了吹风帮韩智娴吹头发。

他的手指穿过她的黑发,随着热风帮她梳理发丝,令她舒服地眯起了眸子。

迷离的视线里,她凝望着眼前眉目俊朗而温柔的男人,心软得一塌糊涂。

终于,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后抬眸锁住了他的眼睛,张了张嘴,终是说道:“黎曜,我后悔了,我们要个孩子好吗?”

“还在想?”黎曜有些不悦。

韩智娴却固执而坚持,说道:“我真的后悔了。”

黎曜闻言身体一僵,再也无法忽视她眼里的痛色。

这是她的心结,他知道。

同时,这又何尝不是他的心结?

他只能将人抱紧,低哑着声音说道:“韩智娴,我爱你。”

“黎曜,你想要孩子吗?我看了,虽然我输卵管切除了,但是子宫和卵巢功能还是正常的,可以做试管婴儿,我们——”

“韩智娴。”黎曜喊了她的名字,打断了她的话。

她特意关注过这个事情,可见十分在意,甚至有打定主意想要执行的意思。

“我不想要孩子。”他直接说道。

韩智娴有些震惊,“为,为什么?”

为什么?

黎曜垂了眸子,试管婴儿说起来容易,但如果真的做起来,韩智娴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而且他们两个的基因结合,如果孩子将来发育有缺陷,对期待孩子的韩智娴岂不是天大的打击?

韩智娴是个重感情的人,到时候让她将孩子打掉她是肯定不会愿意的,但他却不愿意让她承受任何痛苦,所以任何潜在的威胁,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扼杀在摇篮里。

他并不想要孩子,他只想要她。

“这辈子,我有你就够了。智娴,你明白吗?我只爱你,我有你就够了。”他紧紧地盯着她。

不需要什么孩子,不需要什么爱情的结晶。

人的一辈子那么短,他只想要和她携手到老、永不分离。

“你就是我最好的宝贝,你知道吗?”他抬起头来,郑重地望着她说道。

那一瞬间,韩智娴被他黝黑的眸子锁定,灵魂说不出的悸动。

“你,我……”她呐呐说不出话来,黎曜也再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

在这一晚交心之后,韩智娴暂时性地打消了要孩子的念头。

第二日,他们就收到了季茜确认怀孕的消息。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有黎曜陪着,韩智娴也渐渐消了心思。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将她如掌中宝一般的宠着,她渐渐被他养得性子骄纵、刁钻起来,对他的占有欲也一天胜一天的深厚。

有一天她惊愕的发现,她难以想象未来有个孩子来同她一起分薄黎曜的爱、黎曜的好,她的嫉妒心甚至已经扩大到了还没有影子的“孩子”身上的时候,她发现,她真的不需要孩子了。

“韩智娴,下辈子你会爱上我吗?”深夜,夫妻俩相拥而眠,黎曜不禁问道。

韩智娴冰凉的脚被他捂着,说不出的温存缱绻。

这个贪得无厌的男人,曾经最爱问的一句话是:“韩智娴,你会爱上我吗?”

而现在,他已经贪婪到预定下辈子去了。

她抬起头来,眸光紧锁,将他的眉眼牢牢的铭记于心,郑重的回道:“会。”

如果有来生,我依然会爱上你。

黎曜对上她专注而认真的眸子,心头微震。

“我爱你,韩智娴。”他对她说道。

他永远爱她,愿永远宠着她,将她宠成他掌心的宝贝。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下手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下手吧!

喜欢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请大家收藏:(m.xiashou8.com)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下手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女总裁的专职司机 我的师父是一眉道人 金枝 至尊废才狂小姐 火影之神树降临 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 最强狂暴系统 绝世剑神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全能监督 万界收容所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龙回1999 征服美女总裁 剑道邪君 我的美女总监老婆 军少住隔壁:丫头,晚安 纨绔兵王 全能大明星 舰队司令
经典收藏 枭起青壤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墓探 多出来的第十人 攻玉 邪性鬼夫,太生猛! 置换凶途 重生之娱乐圈事件簿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 前夫高能 超感应假说 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 被妖怪宠成餐饮大佬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灵异养生馆 龙骨焚箱 臣服 离世双界引 鬼婚难逃 冥公子
最近更新 死亡万花筒 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 攻玉 丧病大学 蛊毒 青峪凶灵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僵爱:僵尸王的新娘 墓探 44号棺材铺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 恐怖女主播 光暗之匣 靠答题系统续命 入梦后我成了大佬 柳案明 刑事技术档案 法医无鸢 请魅惑这个NPC 冥婚霸宠:鬼夫,深夜来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半阙长歌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txt下载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最新章节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