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首页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绝世剑帝 超越狂暴升级 生生不灭 无敌升级王 妖龙古帝 太古至尊 帝道至尊 帝霸 九天剑魔 万古杀帝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全文阅读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txt下载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玄幻奇幻小说 []

第613章 帝气化龙,云梦出手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苏叶察觉到杀破狼三星手镯的笼罩范围攻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偷偷摸摸的摸过来被苏忘尘发现了。

被发现其实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苏叶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苏叶对于自身的特殊隐匿能力是非常自信的。

先前被发现就算了,毕竟他没有怎么隐匿自身的气息。

可是这一次,他非但隐匿了气息,而且隐匿之法更是《神隐道》,乃是源自于道生一的强大至道底蕴而来,更是师尊的绝学之一。

更遑论,这一次苏叶还是从另外一边化作微粒之后随风飘过来的。

这期间他遭遇过无数的凶险和危机,却从来没有被任何存在发现。

这其中,甚至有黑暗的血骨囚笼,以及神秘的古棺等等奇奇怪怪的惊悚之物。

可他竟然被天皇子苏忘尘给发现了?

在这之前,天皇子苏忘尘的心思全部都在那一扇神秘的道门身上,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异常。

甚至其关注的存在也仅仅只是姜鸾!

此时,苏叶陷入了一片片血骨组合的囚笼般的锁链之中。

每一条锁链都像是一条蠕动的蛆虫,有些恶心。

但是这些锁链都是头尾相连,一层又一层。

陷入其中像是陷入了泥潭。

更可怕的是,这其中同样拥有着类似于天池血河一般的杀机,不时会窜出来的一道血色闪电,只要不幸被击中,绝对会像是一道烙印一样,狠狠的冲击向他的灵魂。

这一次两次也就罢了,留不下什么大的痕迹。

可是水滴石穿,这样的攻击次数如果多了,那绝不可能有什么幸免。

这般情况下,苏叶反而并不急,他一直疑惑的就是,苏忘尘是怎么发现他的。

针对苏忘尘的那一份攻击,他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所以他闪避的方向只有一个,有空间波动气息的地方,根据空间波动,能徒手撕开空间快速逃遁。

这是唯一的方法——要么硬抗杀破狼三星手镯的绝杀一击,要么就这样逃。

这也是杀破狼三星手镯这样的绝世法宝的一个弱点所在——当身法足够快,能在极限的时间之内瞬间撕裂虚空而逃,就能避开这样的绝杀。

但是前提是一定要身法足够快,反应足够敏锐。

因为这样的攻击一旦落下,几乎就立刻一击必中,反应的时间几乎是没有的。

苏叶之所以可以反应过来,是因为这样的攻杀之法,他经常经历。

他的师尊有一件神秘的法宝,这法宝就是锁定攻击,每一次他如果死亡没有达到一定的次数,就会成为师尊的陪练。

然后被这种法宝锁住,一次次的被打死。

虽然那只是在真虚天禁之中被打死而不是现实之中被打死,却也依然难受。

所以对于法宝的攻击,其实苏叶已经练出来了。

他心中也知道,估计苏忘尘先前那一击没有将他击杀之后,苏忘尘心中一定也是懵逼的,甚至是怀疑人生的。

眼下,苏叶考虑的是——苏忘尘算出了他接下来的行动轨迹!

也就是说,如果苏忘尘要针对他布置一个杀局,那么他很有可能会中招。

先逼迫我撕开空间逃遁,然后在我撕开空间的时候他主动撕开了空间,但是却是杀破狼三星手镯暴力撕开的空间,同时还在另外一边以极限的手段同样打开了空间并对我攻击。

所以无论我如何反抗,最终的结果要么我承受他早就蓄意已久的攻击,要么就是我被虚空卷入。

前者,我必定重创,得不偿失。

一旦被其击中,他可以顺便来一个无数招的连环攻击,我应付起来会更加的落入下风,这时候他要是再补充两次法宝攻击和定身术之类的手段,我多半也会非常狼狈。

除非我也拿出强大的底蕴来争斗,但是这样一来无论输赢,我都暴露了许多的底蕴,简直就是血亏。

可如果我选择另外一种选择,那么也正合了他的意思,这个选择我立刻脱离了最大的困境,但是会被他赶到那神秘的道门内部去。

一旦我被赶进去了之后,我就成了吸引那里面危险的活靶子,但是这样我却拥有巨大的自主权。

而且在这样的神秘小世界里,很多手段还是可以稍微用一用的。

只是这样一来,就成了他的棋子,马前卒,成了打头阵的炮灰!

玛德,谁说这天皇子脑袋大脖子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

这特么是有病,这样的人是弱智?

幸亏我没信。

苏叶心中嘀咕着的同时,一掌又一掌的打碎无数的锁链,然后身影陡然之间闪烁,直接挣脱了无数的血色锁链和闪电。

“轰——”

下一刻,他直接衍化天机镇魂术,以恐怖的魂道手段冲击四方,直接将一片片密集如五脏六腑般的诡异之物全部震碎。

“嗡——”

与此同时,苏叶衍化出了紫色的灵魂火焰般的火焰。

这东西,神奇无比,对于这些蕴含魂道攻击气息的东西,有着极道克制的效果。

平时魂战,他不出手,别人攻击他的灵魂别人的灵魂都会被电死。

如今,这般却是和魂战有些相似,但是他的灵魂却并没有主动攻击,所以苏叶也就直接的将这样的手段主动施展了出来。

“轰轰轰——”

果然,刹那之间,紫色的灵魂闪电咆哮如狂,撕裂四方虚空。

那一刻,恍若末日浩劫降临一般,无数的血色锁链竟是纷纷主动断裂,像是蛆虫一般纷纷向着远方逃遁而去。

苏叶心神一动,念头一转之间,脸上显出一抹冷笑。

“嘿嘿,这次看你如何应付,让我打头阵,你受得了么?”

苏叶掌控灵魂闪电,劈向四方的同时,锁定方向。

于是,那恐怖的血色锁链化作的蛆虫,竟是全部的涌向了另外一个虚空方位。

从外面临近的入口进入,但并不代表内部的通道也是在一起的。

因为两个点之间看似很近,但实际上是两个空间节点。

空间节点和空间节点即便是处在同一个位置,内部有时候差距都是十万八千里的。

就像是雪螟小世界和花月谷的距离,真要从外部进入,都不知道相隔了多少星系级的距离。

但体现在空间节点上,两者的距离就全部在一块苍古石碑上,距离可能不到几厘米那么近。

眼下,却是可以通过小世界内的空间气息的特殊波动,立刻进行锁定。

距离不是特别远,也就十万里左右的距离。

这个距离,以苏叶凌空渡虚和那种特殊的大鹏身法,也不过在呼吸之间就可以到达。

他锁定灵魂闪电,衍化一方虚空通道,将十万里方圆全部覆盖。

这样一来,那些蛆虫除了包裹那一片空间波动气息的地方之外,其余毫无任何地方可去。

如此一来,苏叶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他的身法是比闪电还快的,而闪电的速度是等同于光速的!

苏叶做完这些,也不过在呼吸之间,然后苏叶默默的祭出了诛仙剑,并将诛仙剑气凝聚好。

左右上下、四面八方各自凝聚了两道,总共十六道诛仙剑气。

“小样儿,这次不斩你一命,我苏叶就跟你姓了!”

苏叶呵呵冷笑。

苏忘尘拥有一百零八条命,这一点他也知道。

所以是不可能一击杀穿的。

而且,洪荒道统和这个世界的道统不同,什么分身之类的,不是一个套路。

即便是杀穿了,那一百零八条命,也还能剩下一百零七条命,无非就是其变化神通被废掉了一种可能而已。

这其实是很让人绝望的。

但是更不可能的是——再连杀一百零七次,这根本就不现实。

杀一次已经是千难万难了的。

不过,一次苏叶也觉得够了。

就像是那苏忘尘将他压入这一方小世界一样,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其实已经够了!

这就相当于双方的博弈,苏忘尘已经小胜了一场!

不,两场。

之前他苏叶狼狈而逃,说到底还是苏忘尘小胜一番。

如此,等同于他苏叶在苏忘尘面前两次失利。

“这次看你如何逃,不拿下你我苏叶就跟你姓——不对,我去,这人也是姓苏的!”

“靠!”

苏叶顿时呼吸一滞,脸都黑了。

不过他也没有放更狠的话了,万一依然让对方逃了怎么办?

正想着的时候,那一方被围困的虚空,忽然一道涟漪炸开,随即,其中出现了苏忘尘和姜鸾两人。

两人这时候了还在那里搂搂抱抱说说笑笑的,好开心啊!

苏叶简直是无语之极——这人这么浪,就不怕被打死?

“嗯,好像这家伙就是一心求死来着?”

“玛德,什么人啊这是,合着这么针对我,是希望我能将他打死?所以要么我打死他,要么他就会打死我?”

“神经病啊!”

“不过我就不信你这次还能发现我!”

苏叶念头一动,衍化特殊的分裂之法,将身影直接衍化出了足足十三道。

每一道,都再次衍化类似于神隐道的能力,隐藏了起来。

这样一来,这十三道分身,几乎每一道都是分身,也每一道都是本体。

但是其中唯有一道,拥有真我。

那么,苏忘尘是否可以一举锁定拥有‘真我’的那个存在?

如果是,那就证明,苏忘尘手中拥有极其可怕的‘定魂’之类的手段,那么这种人,就是不能得罪的那种了。

固然眼下已经得罪了,但是以后可以暂时先绕开啊,等什么时候他突破了十八层智力层次的上限之后,再出手就会完全的不同。

既然有风险,那就将事情变得没有风险,然后再去碾压就行了。

苏叶想着,便也很快的隐藏了起来。

十三道身影,全部都处于一种无法无念的空灵状态,而且都已经化作了虚无般的存在——这一次,连粉尘微粒的形态都不存在了,直接就是虚无。

苏叶就不信了,这苏忘尘还能察觉到?

苏叶这般布置的时候,苏忘尘已经与姜鸾一起,踏入了神秘的空间之中。

那八边形的虚空之门固然稳定,里面也因为喷出的是灰白色的光芒而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但是苏忘尘却也没什么不安的想法。

是以,在姜鸾非要搂着他而他很不情愿的情况下,两人直接进了这神秘道门。

随后,虚空之中的环境陡然一变,然后便是无比恐怖的血色蛆虫般的锁链。

这些如蛆虫般的诡异之物有拇指粗,所以看起来特别的恶心。

而且其浑身携带着血色的闪电,整体攻击力不是很强,但是引出的那种令人反感的气息却很强烈。

“定——”

在这些东西还来不及呈现出凶煞气息的时候,苏忘尘直接施展了定身术,将身边的一方虚空都全部定住。

接着他非常果断的衍化地狱之火,焚烧四方。

“轰——”

毁灭的火焰焚烧的刹那,这些蛆虫就像是遇到了火焰的油脂一般,竟是‘嘭’的一声就直接燃烧了起来。

那情况简直比先前苏叶的紫色灵魂闪电,都还要来得炽烈和刺激。

姜鸾有些好奇的看着四周的异常情况,也不由有些奇怪——这什么东西,也太……太没什么挑战了吧?

好像真的就完全不堪一击啊!

姜鸾略微有些遗憾——并不刺激呢。

这般感慨,若是让苏叶听到,多半也是会无语之极。

这还叫不够刺激?

这样的场景,换成普通的修行者来应对,绝对是噩梦好吧?

“这些是什么?”

姜鸾的声音带着未知的兴奋之意。

苏忘尘都不知道她兴奋什么。

“眼睛要是不好使眼珠子就别要了,不会自己看这是什么?”

苏忘尘怼了一句。

然后在火焰席卷四方虚空的刹那,苏忘尘忽然将杀破狼三星手镯猛地朝着虚空一方狠狠轰砸了过去。

杀破狼三星手镯刹那之间变大如山岳,遮天蔽日一片,如乌云压顶一般。

“轰——”

覆盖足足万里区域的杀破狼三星手镯,直接狠狠朝着下方虚空一砸。

下一刻,整个虚空明显就犹如受到重击的泡沫垫子一般,直接凹陷了下去。

与此同时,处于虚空之中的足足十三道身影,忽然之间汇聚一体,并在虚空之中炸开,衍化无数的光芒,直接荡漾向四方。

这一幕,如烟花般的绚烂。

同样的,这一幕也因为激烈的战斗,陡然之间便呈现在了镇魂碑的投影之中。

投影之中的一幕,画面反而有些模糊——就如同笼罩了一层迷雾一般。

可这样的战斗双方,却依然无比的惊艳!

而当这一幕被镇魂碑投影出来的时候,苏忘尘和苏叶也都立刻感应到了。

“定!”

苏忘尘忽然衍化《八九玄功》,直接将无数的光芒定住,并以杀破狼三星手镯狠狠轰击而出。

这一击,苏忘尘拿出了绝大部分的本事,他不仅要打苏叶,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搞破坏。

所以他不会汇聚力量不让力量泄露。

“轰隆隆——”

苏叶也在刹那之间,激活足足十六道诛仙剑气。

“噗噗噗——”

十六道诛仙剑气,活生生的将杀破狼三星手镯杀退了足足三千米距离,以至于让这样一击根本没有真正的爆发出来。

可即便如此,两者碰撞之地,毁灭的涟漪直接将这一方小世界空间的壁垒都狠狠的撕碎了。

毁灭的涟漪荡漾四方,一层层如血脉一般的虚空地脉,全部呈现了出来,像是那些古树的藤蔓一样扭曲而又神奇。

这些也显化在了镇魂碑之中。

更重要的是,这片小世界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而是赤炎领域里的禁忌之地!

这一幕呈现出来的时候,不懂的人是依然不懂的,但是稍微明悟一些规则之类的存在就会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

争夺镇魂碑重要,还是能生产镇魂碑的东西重要?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苦苦争夺一块镇魂碑,还不如抢了生产镇魂碑的设备呢!

眼下,这一幕暴露出来的地脉以及那些虚空构造等等一切,毫无疑问,这就是打造镇魂碑的特殊设备!

是以,这一幕引起的疯狂更甚。

而当这些地脉被活生生的撕开之后,这个小世界披着的一层皮,像是直接被撕开了。

皮撕开之后,面具下的一切就完全的开始呈现了出来。

“咻咻咻——”

十六道诛仙剑气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会被消耗。

而杀破狼三星手镯更是后天至宝,被击退仅仅是因为苏叶的那一道攻杀之术厉害。

杀破狼三星手镯,蕴含的是三颗凶星星辰碎片!

一颗星球有多大?

其中哪怕是最小的,都要比太阳都还要大得多,这样的三颗星打造出来的手镯,一旦其战力被完全衍化出来,别说是打穿小世界了,就算是把这浅蓝星打穿都再正常不过!

因为这手镯的底蕴本身就是星球级,它的存在和浅蓝星某种意义上是平级的。

就像是两个相同量级的存在的对打一样!

苏忘尘此时直接一举摧动杀破狼三星手镯,爆发绝杀,要活生生的将苏叶打死。

苏叶也是脸色狂变,好家伙——真就能知道我的隐匿方式,看样子先前的发现绝是偶然!

这必定就是师尊所说的类似于‘命运’、‘因果’之类的锁定,这就太离谱了!

这种情况,苏叶目前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是一个拥有这样能力的人,必定是一个蕴含真正恐怖命格之人,不可能轻易被他干掉的。

再加上杀破狼三星手镯这样的后天至宝能在这里发挥全部的实力,以及对方一百零八条命的《八九玄功》底蕴,苏叶已经不想打了。

所以,苏叶在一刹那忽然显化出恐怖的图腾。

“轰——”

帝气化龙吞天神术!

刹那之间,他的背后出现了一条无疑恐怖的血河。

血河之中,一条血色的巨龙猛然冲天而出。

那一条巨龙,同样足有山岳一般大小,遮天蔽日,猛的朝着苏忘尘直接一口鲸吞而出。

那原本被定住的时间和空间,在《帝气化龙吞天神术》显化而出之后,顿时就炸裂了。

所有的定身术失效。

那后天至宝的一击,也在此时被巨龙口中猛的喷出的一柄剑直接正面击中。

那就是诛仙剑——虽然同样也是剑气化剑,但是已经不仅仅只是一道剑气了。

那是苏叶手中持有的化作实质的诛仙剑。

“轰——”

杀破狼三星手镯猛的一震,接着一举化作流光,猛的被震飞了出去。

远方的虚空,血光一闪,海量的血浪滔天汹涌,接着其中的手镯竟是被一只灰色的巨熊一把抓住。

“轰——”

巨熊化作巨熊形态,瞬间冲入了血流之中,消失不见。

苏叶冷哼一声,道:“我看你丢了杀破狼三星手镯,还能如此嚣狂!”

苏忘尘冷笑道:“畏畏缩缩,躲躲藏藏,什么天河第一镇守者,也不过如此,今次,削你神性!斩你神魂!”

苏忘尘说着,直接显化三清一气化盘古!

“轰——”

他的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柄黝黑色的法宝镰刀。

那,正是修罗冥狱镰刀!

修罗冥狱镰刀,乃是先天灵宝,专戮元神,受其攻击肉身和元神同时受损!

这是一长柄镰刀,灵巧精致,柄长十寸,刀勾长三寸,也是通体乌黑,柄上光滑,隐隐有符篆流转,却看不分明!

这样的东西,一直跟随着魔太清,如今在苏忘尘的手中,威力根本不下于后天至宝。

只是苏忘尘手中的这修罗冥狱镰刀本身无法释放出最大的威力,反而不如杀破狼三星手镯那么厉害了。

即便不如杀破狼三星手镯那么凶残,却也极其了得!

特别是,当苏忘尘衍化三清一气化盘古的功法并刹那化身盘古的时候。

苏叶一看顿时就气势一弱。

“嗯?竟是有异族窥视我星河守护?想要攻破而来?下次再战,守护星河责任更重要!后会有期!”

苏叶说完,光芒一炸,人顿时化作无数烟花!

又是那一招!

苏忘尘脸色一沉,再次衍化定身术定住这些烟花的时候,这些烟花竟然自己炸了!

然后,然后苏叶直接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一次,苏忘尘就是动用了大命运术类似的感应和时间法则的查探,竟是都无法发现苏叶的痕迹。

“玛德,真的逃了!”

“这么能逃跑的?这是什么手段?完全摸不着影子啊!”

苏忘尘脸色发黑,本想给这个可恶而又阴险的家伙一个教训的,结果直接逃了!

更无语的是,虽然在这里这样一番打斗,将这个弄了个底朝天,将所有的秘密几乎全部的呈现了出来。

可是,正因为如此,此时苏叶逃了,然后这一方小世界直接主动扭曲封锁了起来。

这就是要将他苏忘尘锁在这里,然后进行宰杀啊!

苏叶这是见势不妙,接着两人的攻击击碎了虚空,然后直接逃离了是非之地!

苏忘尘心中也知道这般情况,那被震飞出去的杀破狼三星手镯也是故意被震飞出去的。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不然怎么反向狂屠?

不然哪里去搞大量的天机值?

除此之外,苏忘尘打算传授《八九玄功》第一层的核心秘密,以此平息诸多天机值的亏欠。

再加上这诸多的屠杀,基本上天机值的使用也不愁了,到时候还能给本体提供一部分。

毕竟,本体本身应该拥有很多天机值的,但若是莫名之间渐渐消失了,这些东西去了哪里?

这自然也可能会是一个被怀疑的地方。

而如果有他这般弥补一番,就可以解决这个小小的隐患了。

这般情况下,苏忘尘这一击落空之后,远方被撕开的小世界也呈现出了完整的面目。

赤色的凶魂魔魂尸体——化作实质如干尸般的尸体密密麻麻的汇聚在一处处空间小缝隙里。

这种镶嵌之法,会让人想到仙人掌这种多肉植物。

但是现实就是如此,这仙人掌上的每一根刺,都是一具化作实质的魔魂凶魂的干尸。

看起来异常的凶残。

除此之外,不远处的天空中,一道道的血色裂痕不断的蔓延而出。

那红色的如蛆虫的虫子连接成了一片又一片。

整个世界,像极了那种化学分子的结构,一块块的地方像是各种苯、碳原子等的结构图。

这样的场景,特别是虚空的立体场景,看起来冲击力还是极大的。

这一幕,让苏忘尘甚至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之前像是五脏六腑,这时候又像是分子原子的结构……

就好像,他如今其实是身处一个巨大的‘怪物’的体内一样。

这念头生出之后,苏忘尘就暂时摒弃了。

如果将浅蓝星或者是这个小世界的本体当成是一个‘怪物’的话,那么这样的感觉其实是非常合理的。

“那苏叶竟然逃了!”

“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真是不可思议。”

姜鸾此时也有些惊呆了,她以为苏叶会无比霸气的和天皇子苏忘尘一战呢,结果在苏忘尘没了杀破狼三星手镯之后,还依然如此畏缩。

“不走,难道被我三清一气化盘古劈死吗?他虽然同样不止一条命,拥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段,但是却也不愿意与我生死一战。

更遑论,这般地方,打起来,多半是两败俱伤。

我这么做,也只是逼迫一下他,愿意打我就打死他,逼迫得他拿出绝对的战力来。

或许他也能打死我也说不定,这样我就舒服了。

可惜,他还是没出手。”

苏忘尘解释道。

然后直接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那三清一气化盘古虽然厉害,但是维持这种状态损耗巨大且不说,而且还赤着上身——这其实关系不大,但是看姜鸾这样恨不得吞口水的样子,苏忘尘还是决定不让姜鸾占便宜了。

嗯,什么时候一定要狠狠看回来才行,不然他太吃亏了,被白看了。

苏忘尘说着,念头一动,一道定身术施展在了姜鸾的身上,然后姜鸾立刻动弹不得了。

苏忘尘抬手拍了两下她的脸蛋儿,道:“小美人儿,你对《八九玄功》当真是一无所知,你现在也是很厉害的人儿了,那么你现在有反抗之力么?”

此时,镇魂碑的投影还没完全消失呢。

所以这都可以算成是同步直播了。

姜鸾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娇声道:“奴家在天皇子面前,任何时候都是毫无反抗之力呢,请天皇子好生操练奴家吧!”

姜鸾这说法,让苏忘尘也是无语之极——脸呢?

这就差是对着诸天万界直接宣布——天皇子是我男人!

苏忘尘也不以为意,嘿嘿笑道:“好,待我捅了这一方天地,将那夺我杀破狼三星手镯的什么灰熊一批人打成死熊,再与你一决雌雄,一争长短,一探深浅!”

姜鸾美眸如水——

苏忘尘直接道:“行了,留意一下,那小崽子有没有藏着,别让我给抓住他,不然打死他!”

苏忘尘释放了姜鸾,这女人现在已经是彻底的不要脸,就差让全世界知道是他的女人了。

所以已经是滚刀肉级别,啥都不怕。

苏忘尘也懒得理会,只要这个工具人强大好用就行了,其余日后再说吧。

姜鸾很听话,也没有再闹腾。

有些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因为多了男人会厌恶,就像是她之前的宣布一样。

而有些事情做一次又远远不够,因为少了男人也会厌恶,嗯,这个……

姜鸾立刻抛却了乱七八糟的心思,然后拿出了强大的实力,留心着四方的变化。

至于杀破狼三星手镯丢了,姜鸾是不担心的。

这些人以为能从天皇子手中抢夺走杀破狼三星手镯?简直是可笑之极。

如果这杀破狼三星手镯不丢失,那怎么猎杀天狼元神?

怎么将那些大鱼钓出来?

这是姜鸾早就猜到的情况——因为她知道苏忘尘和她这一次前来的目的。

但别人不知道,所以别人才会认为,这杀破狼三星手镯是可以抢夺的。

因为这东西本就是苏忘尘从诸葛九凤那边借来的。

既然如此,既然这法宝并无真正的主人,苏忘尘也只是临时拥有控制权限,那不就好办了?

像是这般的法宝,一般也就一天左右的时间,即便是算其权限逆天一些,三天已经就没有控制权限了吧?

到时候,这法宝自然就无主了。

这些,别人能计算到,苏忘尘自然也可以计算到。

那么法宝丢失了,无法再使用了,岂不是很遗憾?

其实也并非如此,因为这法宝是从系统空间之中拿出来的,本身就能被系统支配。

其次,这次掌握了时间规则之后,苏忘尘将法宝‘释放’出去的时候,就放权了。

等同于说,这时候,法宝已经无主了。

但是苏忘尘又能通过时间规则拿回这个权限。

这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说,这三天的时间,可以被不用的用法来使用。

正常流逝是三天,但是拼接起来也是三天。

这两种方式,哪一种收益方式更大?

如果一直使用,当然是前者,但如果是用了之后了断开权限。

那就相当于是延长了无数倍的使用时间。

法宝拥有权限的时间和使用的时间理论上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这法宝在手,苏忘尘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使用,所以势必有时间上的浪费。

可如今这么一调整,等同于说,如果每一次只使用十秒。

那么剩下的差不多一天半的时间,就可以变更成为使用无数次的机会,而不再限制在这一天半的时间内。

而这无数次使用的机会加起来,刚好就是一天半的时间。

这就是时间法则以及系统组合效果。

这也是苏忘尘之前如此兴奋的和本体交流的核心原因之一,因为这大时间术实在是太强大逆天了!

这还是没有真正的激活掌握,一旦真正的激活掌握之后,又会如何的恐怖?

甚至,仅仅如此,就已经让《时光溯源之道》蜕变了足足两层底蕴!

可以说,开挂都没有这么快的!

眼下,苏忘尘就是如此,不仅钓鱼,他还要钓天狼元神,并将那几个先前被系统推衍出来的存在,全部干掉。

还特么将他苏忘尘当疯狗?

还要敲碎他的骨头?

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大概是以前这么对付别人对付习惯了吧?

就像是那个自以为是的讱一样,觉得所有的猎物都不过如此?

如果没有真正的警醒之心,迟早有一天会撞上硬茬——他苏忘尘就是他们的硬茬子!

苏忘尘手中提着修罗冥狱镰刀,看向了那一系列奇奇怪怪的虚空结构。

这时候,远方血浪涌起。

苏忘尘直接施展修罗冥狱镰刀,一镰刀切割而出。

“轰——”

远方如苯分子结构的虚空顿时破裂,其中,流淌出大量的像是沸腾了的血水,并有大量的气泡忽然冒出。

那些气泡里,全部都是挣扎着的魔魂。

“装神弄鬼!”

“地狱火!”

苏忘尘直接显化地狱火。

这些手段苏离也有,但是没关系。

他使用起来也不担心什么——因为他本就是苏离的恶念斩出来的存在,又是归墟皇族的天皇子。

苏离会的一些手段,他苏忘尘会难道不正常吗?

更重要的是,这算什么?

苏忘尘甚至在火焰焚烧这一方虚空的时候——还显化出了另外一种手段。

那就是雷!

这本就是一个火焰的禁忌领域,属性本也是火。

可是火焰禁忌领域反而怕火,很奇怪吗?

并不奇怪,因为除了属性之外,还有道痕属性——而这里的道痕属性是黑暗魔魂属性。

但是苏忘尘的火焰和雷霆,却不是,而是源自于归墟皇族的审判属性。

无论是紫霄神雷,还是地狱火,都是蕴含着天道审判的属性的。

而苏忘尘对于雷霆的掌握并不强大,所以他身影一动,直接动用《八九玄功》,化身成了苏叶。

并且,苏忘尘直接动用了苏叶的那种灵魂雷电的紫霄神雷之力,以同样无比恐怖的雷霆之力,猎杀虚空之中的血色蛆虫和气泡。

那依然是一边倒的碾压。

无论苏叶还是苏忘尘,看似这一战短暂而又不是那么逆天。

但实际上,两人每一个的战力都异常恐怖,异常强横逆天。

苏忘尘以《八九玄功》变身苏叶,几乎和档案复印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苏叶却不会被镇压到迷失域,也不会有什么感应。

因为变化只是变化,而不是取代。

档案复印和天机逆命术,都是直接取代。

这般情况下,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便因此而呈现了出来。

这时候,那虚空之中的扭曲的各种分子、原子结构之物,也立刻纷纷像是气泡一般被摧毁,炸开,炸出大量的血水。

而炸开的血水之中飘荡出的大量气泡,也在这样的情况下,纷纷再次炸裂。

然后,其中的凶魂魔魂气息就会全部溃散,像是本源泄露一样,逸散得到处都是。

这些本源气息倒是可以直接吸收炼化。

像是《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抑或者是《天枢古镇天机神术》之类的手段,都可以攫取一些魔魂本源来吸收,化作自身的各种底蕴的。

不过苏忘尘没有这么做。

他将这样的攻击释放之后,就是成片的横扫,就像是全凭刷图一样,别提有多爽了。

同时,系统也直接可以获取大量的天机值。

像是这种分子原子结构的怪物,摧毁一个就是几千万,然后再碾碎一次其中的气泡什么的,又是几百万上千万到账。

这虽然比单纯的屠杀‘讱’这样的存在要少很多,但是经不起数量多啊!

这才杀了两招,苏忘尘就获取到了两百多亿的天机值。

这简直是在抢劫!

不,抢劫天机值都没有这么快的!

而这样的机会,苏忘尘哪里会放过,整个人就像是发狂了一样,念头一动,一百零八般变化全部化作了苏叶,然后无尽的闪电四方肆虐。

同时,其衍化出来的地狱火更是疯狂焚烧。

这是烧光杀光抢光,三大手段一步到位了!

这时候,镇魂碑上的投影已经渐渐消失了。

但是苏忘尘的凶狂和疯魔的手段,简直是看得令人无语之极。

这就是个疯子!

无论是诸葛九凤等人,还是另外一方风族皇室的那些人,甚至是一群神灵级的天骄……

在他们眼里,心中,这天皇子苏忘尘——不可招惹。

这踏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超级大变态,这种人连小世界都搞,连如此恐怖的禁忌都弄,这就是真的找着去送死——偏偏他背后还有不朽浅蓝守护,还真就没绝世强者敢出来弄他!

更恶心的是,此人一百零八条命,那苏叶动用诛仙剑这样的先天至宝都弄不死他,只是将其法宝震飞了出去,让他丢失了法宝而已。

而此人立刻就动用三清一气化盘古要将苏叶弄死。

好在苏叶也够强,立刻逃了。

不然,毫无疑问,苏叶就是下一个风止水。

固然不至于被杀穿,却也一定会很惨。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但是唯独苏叶并不这么认为。

但是他确实希望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这并不奇怪,因为他确实依然还是在藏拙——当然他也知道,即便是这样的手段,苏忘尘同样也藏拙了。

“这苏忘尘有点儿意思啊,能逼迫得我拿出百万分之一的实力逃跑,还不错。”

苏叶说了一句,然后道貌岸然的踩踏虚空天梯而上,很快离开了这片区域。

苏叶身边的一群天骄男女,则是面面相觑,本想戏谑嘲笑一番,奈何却没有胆量。

就苏忘尘这凶残的能力,这世界大概神灵以下,也没几个人能有能力逃走。

而神灵以上,多半结果也差不多。

或许,唯有半步神王或者是神王、造化神王,才能有一战之力?

没有人知道。

但,也没有天骄敢对苏叶摆脸色,甚至露出半分戏谑之色。

苏叶的名字也是活生生的在天河边缘区域镇压无数天骄镇压出来的。

那些叫嚣苏叶不行的天骄,往往都黯然夭折了。

总之那就是,苏叶很强,但是没有苏忘尘强。

但是苏叶喜欢吹牛啤,说话阴阳怪气。

就像是这一次说什么拿出百万分之一的实力来逃跑……

这就太阴阳怪气了。

呵,你百万分之一的实力拿出来逃跑?

那说不定天皇子还千万分之一的实力拿出来吓唬你呢。

不过,一群天骄们心中腹诽,却也没有说出来。

但大家相视一眼,懂的都懂。

……

苏叶离开之后,另外一边的祁云梦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反而莫名松了口气。

“旌阳村下方的环境对于普通修行者而言,比灵荷秘境下方和那天血古族下面的区域都还要危险一些。

但恰恰苏叶的灵魂闪电这种紫霄神雷,可以建奇功!

而且,那地狱火在哪里,效果也极其惊人。

如果再来一些超度之法,就是真正的血赚啊!

这一波要不要让祁云梦去超度亡魂呢?

算了,这样的事情我做就可以了。

或者说我和将来的苏夏,抑或者那一批玩家有样学样的去做,祁云梦就算了。

免得各方牵引因果更深。

那么这天机值就不赚了,让苏忘尘粗略的扫荡一次就够了。

嗯,不贪心不贪心。”

祁云梦沉思着,随即念头一动,锁定了另外一片方位。

那里,她(他)清晰的感应到了一种神秘而熟悉的气息。

那就是风族皇室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非常像是风晗的气息。

不过,祁云梦略微沉思之后,便直接向着那一道气息飞遁而去。

这之前,她是无法感应到这样的气息的——她的实力虽然极强,但是对方对于气息的把握也非常厉害,隐匿手段异于常人。

可随着苏离那边拥有了无比强大的大命运术和大时间术因果之后,她连带着大命运术,仿佛都一下子顿悟了许多。

这还是大时间术没有激活的效果。

也就是说,三千大道之中只有一道的时候,还只是发挥其原本的能力。

可若是达到两道之后,就会共生出一些其它的能力来了。

这就极为可怕了!

这就是一加一远远大于二!

没有大时间术之前,大命运术祁云梦这般也是能运用一些的,但同样和苏忘尘差不多,能用到的不多。

但是当大时间术忽然出现之后,这所有的一切就直接变了,如同莫名之间从熟悉到精通。

祁云梦这边,甚至比苏忘尘那边更能和本体产生感应与联系——关系甚至更加紧密一些。

祁云梦一边穿行,一边思考。

很快,她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

大命运术苏离那边获得了,但是属于‘专属’能力,所以她和苏忘尘那边共通的反而很微薄。

但是大时间术不同,这东西没有激活,反而不属于苏离的‘专属’能力,所以这份暂时还是属于‘无主’状态,因而无论是本体还是分身,可以全额调动使用!

两者比较起来,反而后者带来的效果明显会更好一些。

想明白之后,祁云梦直接将这种情况反馈给了苏离。

此时,苏离则在推衍那‘天人之魂’的镇压之法,同时也留有一道分身在观察镇魂秘境之中的因果。

感应到了祁云梦的信息反馈,苏离一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而后,祁云梦反馈了关于风族皇室的族人气息的事情,苏离毫不犹豫的道:“先确定这是哪一系的人马,风遥那一方的,就拿捏一下就行了:如果是风止水那一方的,不管是谁,能杀穿就杀穿,不能杀穿也要让其损失惨重!”

祁云梦道:“嗯,我也是这般意思,而且,以我天刀螳螂族的底蕴而言,杀之还能让其逃了,那才真的不正常。”

祁云梦说着,又道:“那两股气息,应该是两名女子,按照之前我们获得的信息来看,应该是风浅凌和风浅秀。

风浅秀的气息还好,但是那风浅凌的气息很像是风晗的。

之前,诸葛青尘曾说过,那风晗和风浅凌这一男一女颇为厉害,而那风浅凌,更是不比风遥差多少——这是否说明,风浅凌可能是风晗的后手?”

苏离道:“很简单,不会。会的话就不会有相似的气息了。

这一幕,是一个很简单的障眼法,风晗偶尔故意泄露的,相信,这一点风浅凌应该是不知道的。

当然,如果她真的和风遥相似,那么应该是一名了不起的存在,但不会是风晗——恰恰,她反而有可能和风止水有某些关系。”

祁云梦道:“风止水的道侣?应该不至于吧,辈分不同啊。”

苏离道:“可能是父女,也有可能同样只是可能。那风晗,应该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目前我们没有发现,但是隐藏得非常深,而且可能就在我们熟悉的人里。”

苏离说着,又道:“你也可以留心一下——不过要不了多久,我大概能将镇魂殿的所有因果都挖掘出来。”

苏离语气颇为自信。

有苏夏在那一片区域挖掘万漓圣地的因果,多半,很快就会挖出更多东西来。

小世界的逆天便在于,只有存在某种可能,那么小世界都可以给你衍化出来。

有个很滑稽但是却很真实的说法是“猴子和打字机(MonkeysandTypewriters)”,如果无数多的猴子在无数多的打字机上随机的打字,并持续无限久的时间,那么在某个时候,它们必然会打出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

猴子和打字机的设想在20世纪初被法国数学家EmileBorel推广,但其基本思想——无数多的人员和无数多的时间能产生任何所有东西——可以追溯至亚里士多德。

简单来说,“猴子和打字机”定理是用来描述无限的本质的最好方法之一。人的大脑很难想象无限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无限猴子定理可以帮助理解这些概念可以达到的宽度。猴子能碰巧写出《哈姆雷特》这看上去似乎是违反直觉,但实际上在数学上是可以证明的。

这个定理本身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重现的,但是在苏离所处的壁画世界副本世界里,完全可以!

因为副本不是只试炼一次,玩家也不是一个,每一个玩家是比‘猴子’更厉害的存在,猴子没有目的,但是玩家有目的。

在这样无穷无尽的趋势之下,无论落霞荒山、乌璃镇、万漓圣地乃至整个冥山府有什么因果,基本上在这样的扫荡之下,都可以将因果扫出来。

这就意味着,这一次,苏离可以通过这样的模式,将那个无比奇怪、神秘而且永远无法探明到底有多少真相存在的万漓圣地,给彻底的掏空!

只要它有着无数的秘密,那么,就可以被掏出无数的秘密!

再者,莫说是后续的玩家——就一个苏夏,就已经顶得上一批超级智商的猴子了!

一个苏夏,就足以探出一些完全不同的因果,然后这些因果,将会给予苏离极大的帮助!

这样恐怖的方法,也并不是苏离最先弄出来的。

而是鸿蒙研究基地!

鸿蒙研究基地通过类似于梦境的手段研究出了壁画世界,然后利用玄幻世界的特殊属性,将这样的方法通过苏忘尘传授给了天机阁。

以至于天机阁又用这样的方式打造出了大量的复制体和复制体世界,通过相同的经历和相同的环境,来进行记忆共鸣,窥视更深层次的秘密。

这样恐怖的手段,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之后,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恐怖之极的小世界,壁画世界,秘境世界。

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里到底是有什么大恐怖,谁也不知道其中又蕴含着什么秘密。

因为世界是会发展蜕变的。

世界任务完成了之后,这些世界有些被摧毁了,但是有些——因为其中的核心人物死了或者是崩裂了,但是世界本身却在继续发展。

这样的结果会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就像是最开始的工业污染等污染一样,排放出来有什么危害没有人去想过,等到发现危害严重的时候,已经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因为,有些小世界可以很容易的掌控,像是壁画世界之类的。

但有的就不好掌控了,像是死去了的修行者的记忆禁区里的禁区世界,发展着发展着就成了独立的秘境世界。

说到底,大多的秘境世界,就是死亡的强大修士的大脑记忆禁区。

而秘境世界有的被用来培养普通的因果、复制体等,那尚且还好。

要是培养的是类似于人皇、女娲、三清、盘古之类的复制体呢?

虽然这样的存在不可能有什么复制体,但是不是有血脉吗?用血脉培养出来,然后激活某些类似于血脉燃血之法的手段,临时化身成那样呢?

就像是《八九玄功》可以变化成任意的存在一样。

变身之后再利用复制体复制出来,然后不断的培养,行不行?

毫无疑问是可行的。

不然所谓的归墟皇族那些特殊的诡异的存在,怎么来的?

不然其为何被称之为‘伪神’?

多半其来历就是这么来的。

而所谓的洪荒神话世界呢?是真的洪荒神话世界吗?恐怕也未必是——说不低就是那些复制体的血脉的原主。

就好比苏忘尘变化成了盘古,这个盘古代表的是洪荒神话世界。而苏忘尘变化成为盘古之后,这个盘古被复制了,复制出了一个盘古——这个复制体盘古,就是归墟皇族盘古。

大体上,双方存在的形式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一点,苏离差不多早就已经判断了出来,但是他却一直无法确定。

但是这种方法,他也一样是在学的。

打造现实副本,让玩家无限的去攻略副本,那么其中有多少因果会摸不透的?

玩家们整天就什么都不干,就一直研究你这些玩意儿,各种角度去触发——那再坚实的墙壁,也一定可以从某个地方挖开一角!

而只要挖开了一角,那其余就都不是问题了。

苏离一番沉思,同时倒是也没有保留的将这一部分信息共享给了祁云梦。

祁云梦获取这般信息之后,也不由微微动容。

毕竟这些信息她被当成分身和独立的存在斩出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详尽。

而如今,本体这边却是已经全部都考虑明白了。

这就相当于接下来各方面的路,都打通了很长一段距离。

也就是说,无论前行的路原本有多艰难,至少前行的好几个方向的路都已经铺平了,而且还是阳光大道!

“皇主,云梦明白了。”

祁云梦抱拳道。

苏离点了点头,道:“再有发现,而且还是重要的发现,第一时间传递信息给我。”

“是,皇主。”

祁云梦答应之后,便中断了传讯。

虽然都是自己,但是各司一职,必要的称呼方面,倒是也没有任何瑕疵。

这方面,反而要比苏忘尘那边严肃严格一些。

另外,化身祁云梦之后,这个分身各方面也都是‘女性’的视角和心态去办事,而不是苏离的那种心态,更不可能是苏忘尘的那种心态。

不然,那岂不是每天光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了?

要知道,祁云梦这个身体是绝不比镜仙子那个身体差的。

就连苏夏都没有对那个身体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苏离这斩出的分身还不至于那么变态的。

祁云梦断了传讯之后,默默感应了一下命运、时间的底蕴,随即身影一动,顿时就消失在了原地。

她的极道天赋功法《虚空天杀镇魂道》的层次,和苏忘尘的某些功法一样,有了巨大的蜕变。

这种蜕变,主要还是因为这样的刺杀,涉及到了一丝的命运气息的把握,以及一丝时间法则的把握与运用。

或者说,看似这样的攻杀之法和虚空有关,实际上还是运用的时间与命运。

恰恰这两种她拥有了三千大道级别的底蕴,因而这功法原本就极其精通,如今又更进一步的上涨了非常迅猛的一大截。

而《虚空天杀镇魂道》功法如此蜕变,带来的最大的好处就是——绝杀手段虚空九炼杀魂道,有了极其可怕的战力增幅与提升!

这样一来,原本她在化神境九重圆满几乎毫无对手,如今更是有种能镇压一切的强大自信感。

这样的实力,几乎完全能和苏叶、苏忘尘一较高下——长短就不比较了!

片刻之后,以这样异常强大、神秘的方式,祁云梦出现在了一处弥漫着紫雾的荒山之地。

在这里,祁云梦见到了风浅凌和风浅秀,以及另外的一批人。

这批人,浑身魔气四溢,全部包着白色的头巾,脸上带着像是京剧一般的脸谱。

但是这脸谱却是以人皮而绘画出来的,一看就是面具,但是一看就是实实在在的人脸。

这样也形成了一种很强烈的反差,以及一种瘆人的效果。

这批人的数量不多,大概百来人,以一种非常诡异的方式站立着,并不时改变站立的位置。

就像是在组合并呈现一种神秘的符文的变化过程一般。

祁云梦暗中观看了片刻,却没有观察出什么。

不过,她看着神色无比虔诚的风浅凌和风浅秀,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这两人是在这里居心祭祀仪式!

这是想做什么?

还是想要召唤什么?

那刹那,祁云梦有两种想法,第一种想法,直接出手,干掉风浅凌和风浅秀,当场杀穿的那种!

这一点,她很有把握——尽管这风浅凌看起来极其厉害,不是个易与之辈。

第二种则是看看她们祭祀之后,能召唤出什么东西来,然后再一起干掉。

祁云梦略微有些犹豫。

喜欢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请大家收藏:(m.xiashou8.com)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下手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妃不好惹:战神王爷请接招 位面键盘 妖孽医圣在都市 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 婚途有坑:前妻有喜了 宠妻如令 天谴之心 法术真理 十方乾坤 一世倾城 都市无敌药尊 九阳踏天.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无上崛起 骑士的路 重生男神是女生:顾sir,好迷人 全能监督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最强狂暴系统
经典收藏 我必须隐藏实力 开局签到圣体道胎 万古魔帝 美女图 至尊法神 逆天至尊 九阳武神 我有一个乾坤宝袋 末日后全人类成为了经验值 雪中悍刀行 仙之雇佣军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 哈利波特之卧底 战帝之傲视九重天 无敌真寂寞 洪荒奇门 绝世高手调教大宋 龙鼎战神 仙道狂龙 人皇武装
最近更新 不灭战神 快进到3077 放开那只妖宠 超神宠兽店 我挂机了千万年 不死战神 我在娘胎已无敌 吞神至尊 朝仙道 洪荒:开局自废圣位 天阿降临 神道帝尊 箭魔 带着农场混异界 旧日之箓 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 道祖,我来自地球 我真不是大佬 极限伏天 万古第一战皇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残剑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txt下载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玄幻奇幻小说